底層邏輯,決定了一個人的命運

底層邏輯,決定了一個人的命運
value101 2022-01-22 檢舉

 

只有底層邏輯才有生命力。因為底層邏輯在面臨變化的時候,能夠應用到新的變化里面,會產生出新的方法論。

如果用一個公式來表示的話,是這樣:底層邏輯+ 環境變量= 方法論。

如果說只掌握各行各業的“乾貨”方法論,那隻是“授人以魚”,只要環境出現任何變化,“乾貨”就不再適用。

但如果掌握的是“底層邏輯”,那就是“授人以漁”,你可以通過不變的底層邏輯,推演出順應時勢的方法論。

所以,只有掌握了底層邏輯,只有探尋到了萬變中的不變,才能動態地、持續地看清事物的本質。以下,Enjoy:

 


 

 

在本文中,我想和你分享5種底層邏輯:

 

是非對錯的底層邏輯思考問題的底層邏輯個體進化的底層邏輯理解他人的底層邏輯社會協作的底層邏輯

 

每種底層邏輯,也都有不同的思考模型,希望對你有啟發。

01

是非對錯的底層邏輯

在生活和工作中,我們經常會想:一件事,到底是誰對誰錯?

很多時候,大家爭論不休,是因為視角不同。視角不同,得出的結論當然不同。

是非對錯,也有自己的“底層邏輯”。也就是我常說的,三種“對錯觀”。

法學家的對錯觀、經濟學家的對錯觀、商人的對錯觀。

什麼意思?我舉個例子,你就明白了。

壞人A,將受害者B,誘騙到沒有鎖門的工地C。B摔死了,這是誰的錯?


 

法學家會說,是壞人A的錯。這就是蓄意謀殺啊。

是的。如果證據確鑿,在法學家眼中,這就是A的錯。

但是,這種“大快人心”的是非觀,不一定能避免類似的事件再度發生。

法學家做不到的事情,經濟學家也許能做到。

經濟學家會說,是工地C的錯。

啊?為什麼?

因為,整個社會為了避免受害者B,被壞人A誘騙到工地C的成本,比工地C自己把門鎖上的成本,要高得多。

懲罰了工地C,雖然工地覺得冤,但以後所有的工地都會把門鎖上了。

那麼,這類悲劇可能會大量減少。

所有,經濟學家是從“社會總成本”的角度,來判斷一件事的對錯。

雖然聽上去不合理,甚至有點反直覺,但有時比純粹的“道義”更有長遠的效果。

還有一個角度,商人的對錯觀。商人會說,是受害者B的錯。

不管你們懲罰壞人A,還是懲罰工地C,受害者B都無法起死回生。

整件事情中,受害者B的損失最大。

B只能怪自己,不該笨到被A欺騙。

這樣,才會保護B自己。

所以,商人是從“利益最大化”的角度來考慮是非對錯。

所以,到底誰對誰錯?

討論是非對錯時,我希望你記住的底層邏輯是:

 

1.立場不同,結論也會不同。2.如果你是評論家,可以選擇法學家的立場。如果你是政策制定者,可以選擇經濟學家的立場。如果要受損失的人是你,建議你選擇商人的立場。

 

02

思考問題的底層邏輯

如何思考問題?很多人會從歷史中找答案,依靠自己過去的經驗。但是,經驗不一定靠譜。

你可能聽過這樣一個故事。

二戰期間,盟軍的轟炸機損失很大,少部分返回來的飛機機翼上也佈滿彈孔。

盟軍決定在有限條件下增加飛機的部分位置的鋼甲,保護飛行員生命,提高戰鬥力。

加在哪呢?

憑經驗,既然機翼上滿是彈孔,那就加強機翼吧。

於是,司令決定,用鋼甲加強機翼。

這時,一位擔任盟軍顧問的統計學家說:司令,你看到機翼中彈,還能飛回來,也許正是因為它很堅固;機頭機尾沒有中彈,也許正是因為一旦中彈,飛都飛不回來。

司令大驚,趕緊派軍隊去戰地檢查飛機殘骸。果然,被擊落的飛機,都是機頭機尾中彈。

飛回來的飛機,可能並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飛回來的,只有被擊落的飛機才知道。但是,被擊落的飛機,卻已經永遠無法開口。

所以,經驗有時不一定靠譜。

那怎麼辦?

一個重要的方法是:假設-驗證-結論-調整。

遇到問題,大膽假設,小心驗證,得出結論。再根據結論,作出調整。


 

比如剛剛的例子。

 

假設:應該給機翼增加鋼甲; 驗證:去看被擊落的飛機是不是機翼中彈的彈痕多; 結論:被擊落的飛機頭部和尾部中彈多,機翼不多,給機翼部分增加鋼甲效果不大; 調整:增加機頭和尾部的鋼甲。

 

這就是假設-驗證-結論-調整。為了驗證假設,我們應該不辭辛苦,不嫌麻煩去驗證假設,直到得出正確的結論。

但是,在用這個方法思考問題是,我還有一個建議:就事論事。也就是,對事不對人。

假如公司的產品賣不出去,大家開會討論。

 

產品說,是銷售不行,渠道不夠好。銷售說,是市場不行,營銷不夠好。市場說,是研發不行,產品不夠好。這就開始扯皮。

 

討論事情,解決問題,而不是藉著事情去針對人。

所以,如何思考問題,我希望你記住的底層邏輯是:

 

1.經驗不一定靠譜。2.用假設-驗證-結論-調整的方法,做出正確的判斷。3.就事論事。

 

03

個體進化的底層邏輯

如何實現個體進化?

也許你會說,學習唄。但是,學習什麼?

我們這一生,只能學會三件事:知識、技能和態度。


 

什麼是知識?

知識,就是已經被發現和證明的規律。它是確定的。

比如,1+1=2,那就絕對不會等於3,也不可能等於0.5。再比如,供給大於需求,價格就會下降。

學習知識的方法簡單直接:通過記憶。

我們之前求學的過程,學習的大部分都是知識。而檢查有沒有學會的方法,是做題,默寫,填空。

但是,知識是有邊界的。甚至是有保質期的。很多人邁出校門的第二天,估計已經把知識忘了一半。

比學習知識更重要的是,是學習技能。

什麼是技能?

技能就是那些你以為你知道,但如果沒做過,就永遠不會真知道的事情。

很久以前,有人教過我怎麼同時拋三個橘子。

 

第一,左手把橘子拋到空中第二,立刻把右手的橘子交到左手,並等待落下的橘子第三,等上升的橘子到了最高點,拋出下一個。

 

很簡單吧。我一下子就記住了。

可是到今天,我也是不會。因為我缺乏練習。

技能之所以叫技能,就是除了“學”,更要“習”。很多你想要的技能,溝通、談判、寫作、管理……都需要練習。

除了知識和技能,還有態度。

態度就是你選擇的,用來看待這個世界的那副有色眼鏡。

比如,你覺得世界是友善的,還是充滿惡意的?商業利益,是滿足客戶的順帶結果,還說滿足客戶,是獲得商業利益的一種手段?

最難學的,就是態度。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扇門,無論外人如何呼喊,衝撞,這扇門始終只能從裡面打開。

態度,是自己“心”的選擇。

如果要總結一下的話,我覺得對我今天的幫助,態度大於50%,技能大概30%,知識只有不到20%。

所以,關於個體進化,我希望你記住的底層邏輯是:

 

1.不要把知識當技能學。很多實戰主義者,拒絕學習知識,忽視前人思考,結果就只能是自己發明輪子。我們只有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才能不斷進步。2.不要把技能當知識學。很多理論主義者,渴望知識,卻忽略練習。千萬別忘了,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3.我們能學習的,是知識、技能和態度。用腦學習知識,用手學習技能,用心學習態度。

 

04

理解他人的底層邏輯

關於理解他人,我想和你分享的一個重要底層邏輯是:邊界感。

理解了邊界感,才會讓彼此感到舒服。

當你和一個朋友面對面聊天,你會發現,彼此總會保持一個心理安全距離。

一旦你走近一點,稍微“越了邊界”,對方就會本能往後退。

這,就是邊界感。


 

邊界感的本質,其實是對所有權的認知。什麼是你的?什麼是我的?彼此要在自己的範圍內做事。

嬰兒,就是沒有邊界感的。

因為在出生前,和媽媽是一體的。分不清楚什麼是我的,什麼是別人的。

要等到慢慢長大一些,才會意識到,原來我和媽媽是兩個不同的個體。這時,邊界感才會逐漸形成。

武志紅老師曾經打過一個比方,有些人雖然長大了,但是心理上還是一個嬰兒。所以,這樣的人,也被叫做“巨嬰”。

關於所有權,大家一般分得清物品的所有權。這塊手錶是你的,那台電腦是我的。

但是,有些無形東西的所有權,很多人分不清楚。比如時間的所有權,隱私的所有權。

我舉個例子。

公司開會,討論一件事情怎麼做。大家各抒己見,爭得面紅耳赤。

討論完之後,老闆拍板,我最終決定這樣做。

然後,一個員工站起來說,我不同意!不應該這樣做,這是錯的!這時,這位員工就“越界”了。

為什麼?

因為發表建議,是員工的權利。但是,做決定是老闆的權利。

分清楚每個人的責任和權利,也是邊界感。你可以參與討論,發表建議。但是,如果老闆最終沒有採納,你也應該接受這個結果。

尊重他的權利,也是尊重他的邊界。

再比如一個生活中的場景。

朋友在微信上問你一些問題,你剛好有空,於是就順便回答了。但有時你特別忙,沒有及時回复。

然後,他立刻打來電話。你說,我現在不太方便,不然你先留言,我方便了再回复你。

這是很正常的情況。但是對方卻惱羞成怒:

你太不把我當朋友了!我以為你是一個很好的人,沒想到卻是這樣!

你現在應該知道,這位朋友,是典型的缺乏邊界感。

別人的時間,屬於那個人自己。沒有人有權利佔用。想要佔用別人的時間,就需要經過對方的同意。

所以,關於理解他人,我希望你記住的底層邏輯是:

 

1.心中一定要有邊界感。從這個角度去理解別人,你會理解很多別人的想法和做事方式。2.守住自己的邊界,也尊重別人的邊界。

 

05

社會協作的底層邏輯

理解他人,更多是和個體相處。但我們還會更大範圍的人群協作。

那麼,社會協作的底層邏輯是什麼?

社會協作的底層邏輯,我曾經分享過,有3個法則:

 

自然法則:弱肉強食,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族群法則:有大於個體的目的存在,所以大家聚在一起,形成族群; 普遍法則:遵守協議,跨越個人和組織,所有人都認同和理解。

 


 

我給你講個故事。

我很喜歡旅行。有一次,我去了以色列。

在看《耶路撒冷3000年》時,我感覺到這個世界上有些事情是無解的。

基督教、伊斯蘭教和猶太教三方之間的糾葛,讓耶路撒冷命運多舛,被入侵四十餘次,被燒毀二十多遍。

那時我覺得,我即將看到的耶路撒冷,將會充滿三方勢力你死我活的爭鬥。

但當我踏上耶路撒冷的土地時,卻發現有三個宗教居然在同一座城市里長期共處。為什麼?

每個宗教都有自己的“族群法則”,人們因為共同的目的聚在一起,有著群體內部共識。

但是“族群”之間卻沒有共識連接。所以,我最初設想他們會進行“自然法則”,弱肉強食,互相廝殺。

但事實上,他們找到了群體間合作的基本元素—— “普遍法則”,也就是遵守協議。

在族群之外的合作,我可以不認同你,但是我尊重你。

協議規定的事情雙方都會做到,說停戰,就會停戰。“普遍法則”就是我們常說的契約精神。

看完這個故事,再看回我們的社會。社會的整體發展,也是按照“自然法則”“族群法則”“普遍法則”的順序不斷迭代發展。

最初是原始社會的自然法則,弱肉強食。無休止的爭奪,無法合作。

後來一些人因為共同目標聚在一起,有了族群法則,形成小團體協作。

到了現在,我們需要達到更大規模的社會協作,公司與公司之間,國家與國家之間,都要協作。因此要遵循普遍法則,採用誠信、契約精神。

只有這樣,才能連接更大的共同體,實現更大的協作。

一步步從自然法則,到族群法則,再到普遍法則,也是文明進程的方向。

所以,關於社會協作的底層邏輯,我希望你記住的是:

 

1.三種不同的法則,自然法則,族群法則,普遍法則。2.越往後,能達成的協作越多,走得可能也越遠。

 

06

最後的話

這就是我今天想和你分享的底層邏輯,和5個相關的思考模型。希望對你有啟發。

在《底層邏輯》這本書中,還有更多其他的思考模型,幫助你建立底層邏輯。

其實“底層邏輯”,並不局限於商業世界。

我希望你通過《底層邏輯》這本書,看到千變萬化的世界後,依然能心態平靜、不焦慮。

希望你能通過“底層邏輯+環境變量”,不斷創造新的方法論,看清世界的底牌,始終如魚得水。

 

 

 

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

已經讚了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

或許你也喜歡